我們肉眼能夠看清楚的只是有形的東西,還有很多無形卻存在的東西,是我們無法透過肉眼去辨別它的存在。

科學技術,看似它只是一種無形的概念,就像激光矯視技術一樣,它就是科學技術的產物,它有存在有形的激光器械產品,所以也可以說它是有形的。但是激光矯視在治療眼疾的時候,它是靠激光的光線來進行治理的。因此也可以說他是無形的。

不管激光矯視技術是有形的,還是無形的,它都是醫學技術中的高級科技產物,這點卻是真真切切存在的。自激光矯視科技出世至今,已為不少近視者、遠視者、老花眼者、散光和斜視者擺脫看眼睛的擠壓和束縛。同時,激光矯視技術也在逐步成長,它對眼疾的針對性越來越強,精準度也越來越高,手術的成功率與100%也越來越靠近。

對於任何手術而言,都存在著風險,只是風險的高低不同而已。那麼激光矯視手術也一樣。要想100%完美的手術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所以,很多人對激光矯視手術存在疑慮,也是可以理解。

但是,如果一個具有行業權威性的代表醫生,給你的定心丸還解決不了你的擔憂,那麼你是想帶著眼疾過一輩子,還是在猶豫中過一輩子?這個決定在於你自己了。只是,如此的話,相信你醫學科技的信任度燒傷了知名學者。

他就是眼科醫生在業內專注幾十年,兼任香港各大學副教授,而且即將擔任國際矯視學會主席的張叔銘醫生,他的名望在中國香港可以說是最具權威之一的,國際上對於他的研究成果也是持有非常認可的支持和態度。

如果說一個人在業內沒有卓越的成績,他的研究的成果存在著不可預估的風險,自然是不可採取的,那麼,他的存在自然會被淹沒在茫茫人海中。然而,張叔銘醫生並非如此。他的成果就在千萬激光手術成功的視線障礙患者的身上。為千萬患者解決了視線障礙帶給他們的困擾和苦惱。

所有事物的發展都存在著競爭,有良性競爭,有惡性競爭。而良性的競爭帶來的效果是促進發展,惡性競爭帶來的卻是抨擊和擠兌的質疑。有人說,激光矯視存在嚴重的後遺症,在20年之後會復發。這是多麼荒謬的說法!

如今大氣污染,食物化學藥劑用量過多,經濟的壓迫人們過著作息不規律飲食不正常的生活比比皆是。像這樣的生活環境中,一個100%健全的人,誰敢保證20年之後,他仍然是一個擁有健康身體的人呢?我想沒有人敢做出承諾。

那麼,既然說激光矯視手術存在後遺症,為何是20年之後才復發?復發的症狀又是如何指向是激光矯視手術直接導致的呢?還是只是人們茶飯之後的言談呢?我想這需要有眼疾的患者自行判斷。畢竟嚴謹的科學,是經得起推敲的。